大总统

袁世凯的称帝,其实在其任大总统之初便露出端倪了呢

2019-12-14 01:29:33

一九一三年十月十日,袁世凯在以前清朝皇帝登基的太和殿就职正式大总统。

十月十四日就下令解散国民党。他所使用的这一招数是“一箭双雕”。当那些“乱党议员”被踢出国会之后,使国会不够法定人数而自行瘫痪。十一月五日,袁世凯派军警三百余人包围参众两院,收缴国民党议员以及跨党分子的证书、徽章。对两院开会时进入会场的议员,进行盘查、恐吓。二十六日,袁世凯借口国会本身无法存在,他要召集政治会议、约法会议来篡夺国会的职权了。

袁世凯唆使十九省军民长官,发表一主张解散国会的电报,领衔的人就是“民国元勋”,在曾被西太后软禁光绪帝的地方“下榻”的黎副总统元洪。

在袁世凯随心所欲地玩“总统变皇帝”这个戏法的时候。他想制造一种氛围,以显得“顺理成章。他把“义不食周粟”的前清“遗老”徐世昌请到京城来,做他的国务“卿”。好将个“民国”搞的“古色古香”。使得“人心念旧”。

一九二四年二月,袁世凯派徐世昌的门生王揖堂,前往青岛迎徐来京。徐先是装腔作势表示不愿接受。又经段祺瑞等人劝驾,徐表示:“好吧,我就故且出来过过渡,希望早觅替身,至于民国的官俸,我绝对不受的”。当袁世凯拿出四千元给他时。徐说这是老朋友给的,也就笑嘻嘻地揣到怀里去了。

徐世昌一上任,借端午节之机,戴上红顶花花翎,跑到宫里头,以大清太傅的身份,去参加清室节宴。跪在地上,向退了位的小皇帝行起三跪九叩首的大礼来。外间于是有了传言,“大清帝国”就要恢复了。有好一些“前清遗老”们不知道从哪里爬了出来,在京城里晃悠,一天天多了起来。

司法部颁布“易笞条例”,参政院参政程树德密呈恢复科举制度。老袁亲批“交教育部采择施行”。前清的官场旧习惯也都恢复了。“大人”、“老爷”的称呼重新替代了“先生”。各省都督传人用令箭,行程用滚单。求见者又要呈递手本、履历,一如前清。袁总统召人要行“谒见礼”,大员们要见袁总统也喚作“觐见”。行文也重新改用“呈”、“咨”了。

一九一四年,琼崖道尹王寿民“上呈”广东巡按使李国钧,“拟援前清仪仗,如金鼓牌伞,日照执事,大号四轿等”。李国钧批示“照准”。

地方官吏乘坐绿呢大轿,鸣锣开道,前呼后拥,这一切又

都成为了显示官威的“排场”。

离职官员要立德政牌、送万民伞也盛行一时了。

袁总统明文公布“官分九等”,什么“上卿”、“中卿”、“上大夫”、“中大夫”等等。袁总统根据皇帝有玉玺,公布了“国玺条例”。然后手握三类“国玺”了:中华民国玺、封策之玺、荣典之玺”。

为了使袁总统更像一个“皇帝”的样子,还要搞“祀孔”、“祭天”呢。于是袁总统准备好了在农历元旦这一天,穿用古代衣冠,以跪拜的方式,到圜丘行祀天典礼。

 袁世凯 世昌 总统 国会 国玺 皇帝 国钧 议员 遗老 京城

作者:admin